武漢肺炎|不管你打了哪支疫苗?這支能量疫苗一定要打!

更新病毒碼 你好!娘

在這個疫苗到底要不要打、誰先打後打、要打哪支吵翻天的時機點,可能有的人知道我對於疫苗的態度如何,但我支持哪一方一點都不重要,你自己的想法以及能否妥善照顧到自己想要的層次才是重點。更何況現在有形的疫苗早已不是一般單純的醫學問題,已經是個泛政治經濟議題了,在這裏,阿冠想就這個世代的疫情課題與無形的疫苗來聊聊。



⚑只要在每篇文章的拍手圖案點五下即可不花錢就贊助阿冠的創作,google與臉書帳號都可以直接註冊,謝謝您的支持!

 

這段時間全民居家隔離的努力下,最近因為確診人數下降與疫苗覆蓋率提高,解封之際似乎近在眼前,讓多數人感到期待又興奮(?),我則是有那麼一絲絲的擔憂。

未來假若再有同樣需要警戒的緊急情況,全民很難再像這次那樣的守法與謹慎了。因為,這就是人性。人類總會想著「阿我都這麼認真防疫了,還要再來一輪,那幹嘛那麼辛苦?這樣過就好啦!」說到這邊正好提供一個思考的點:那是不是真正該做的事還沒做到(檢視自己的能量),所以還要一輪?

病毒是不分你我的無差別攻擊,選哪支疫苗不是重點,重點是不論有沒有打有形的疫苗,都得繼續保持著良好的生活習慣:戴口罩、勤洗手、保持社交距離,還要練習減少非必要的社交與找到專屬於自己的能量疫苗。

 

自我淘汰機制

施打有形疫苗算是在現代人類社會裡對抗病毒疫情的其中一種解方,但不是唯一,是一種治標但無法治本的方法。

我不鼓吹施打有形疫苗,因為並不是打了疫苗就一勞永逸不會染病,有時這樣反而容易令人鬆懈,尤其是投機的人們;但我也不鼓吹不打有形疫苗,因為並不是每個人都有能力覺察反思自我照顧好自己,不打疫苗更不能投機需要做更多有形無形的努力,這是需要花很多心思的。

打不打有形的疫苗都是大自然淘汰的方式之一,有人沒打疫苗被淘汰,有人打了疫苗也被淘汰,都是一種物競天擇淘汰的方式。所以只能靠自己的智慧去判斷權衡各種風險做決定,有時還包含著自己的命中注定;我們的命運走向蠻大部分是自己創造出來的,不單單是詢問別人的意見就能改變。不是你的網紅偶像老師專業人士說打就打,不打你也跟著不打,都是盲從。

 

施打有形疫苗不等於不會染疫

有形疫苗覆蓋率高低跟染疫風險高低其實也是兩條有關係又沒關係的線,只是當染疫率降低的話,通常就會把功勞歸給覆蓋率高。

疫苗的研發速度遠不及病毒的變種進度,世界各國已經多處出現疫苗覆蓋率高解封後卻爆增確診數的情況,除了基本防疫沒有做到位之外,抗體抵抗病毒能力、病毒變種等等的環節都會影響。

在坊間很常流傳的說法是:「打過疫苗的話,至少發病不會那麼嚴重。」但是,打疫苗後染病者,身體的病毒量與傳播能力很有可能會更多更強,因此,長期來看,是不是真的能夠有效防堵疫情還是造成其他後續效應,尚待觀察。

 

無形能量疫苗

(這篇文章最初的發想來自於這段,只是後來一直延伸很多想紀錄的東西進來,前後弄一弄就變成這樣了。)

所以不管你有沒有打有形的疫苗,似乎都不絕對是病毒決定要不要攻擊的對象,再加上我看到了一個論點,終於把這塊「疫苗」拼圖拼湊起來。

這也正是我從去年寫文的主要脈絡,看了心有戚戚焉,這是我最能接受也覺得最重要的一個關於武漢肺炎病毒的看法。所以我把他補進文章裡了,還是不斷地邀請您一定要看看我去年寫關於武漢肺炎的文章:

我在之前的文章就一直強調人與人的世界不斷擴充搞得太複雜,反而沒有把真正的心思放在自己與真的需要經營的人身上,所以能量疫苗的論點就是當你覺察看清這點,把不必要的人事物(群體實相)斷捨離之後,你也不需要實體疫苗了(因此不打有形疫苗的方式確實不適用所有人)。

因為病毒真正要警示人類的是這個,而不是不斷研發疫苗來對抗他;我們迫切需要重新檢視人與自己(的內在孩子和解)、人與社會、人與土地以及人與宇宙之間的關係。

雖然我也是這一兩年才慢慢接觸一些關於心靈層面與冥想的領域,但這卻解決或無形中幫助或更加具體化我們遇到的困境,很玄吧!我們現實生活中的困境因為看似虛幻的呼吸能量世界而更清晰明瞭。

不管你打了哪支疫苗或不打疫苗,強烈建議你這支能量疫苗一定要打,自己打不了可以找身邊有這樣能力的朋友協助你找到方向。

如果這次有成功將疫情「壓制」下來,那我會說是大自然再給人們一次機會而已;如果沒有的話,我們就繼續活在一個看似擁有很多技術但卻很無力的世代(其實現況就是如此)。

 

躲好躲滿,打好打滿

還記得那個武漢肺炎疫情尚未爆發前的歲月嗎?那個三不五時就聽到腸病毒與流感的日子,曾聽過媽媽把腸病毒的孩子帶出門參加活動,孩子生病很辛苦無法休息就算了,還把病毒帶出去外面散播,真的衛生觀念需要加強啊!

現在因為武漢肺炎疫情的關係,大家的防護措施都做得相對完善,人與人的連結也有了一定的限度,直接或間接阻斷傳染病毒的各種途徑。所以把自己躲好照顧好,不讓自己暴露在危險的環境裡等非侵入性的防疫措施做到位,是最直接簡單防止傳染病的方法;而屬侵入性的有形疫苗施打與否,需要參酌的因素就更多更複雜了。

不過如果我是國家領導者,也會請百姓盡量打疫苗,因為我無法確保每個人的預防措施與身心狀態是否都能做到避開高風險因子與提升自我免疫力的情況下,那越多人打當然是越保險,在這個人類太多太雜太亂的世代,只能如此亡羊補牢,選擇利大於弊的做法了(而且疫苗商有免責權,打疫苗出事也很難提出證據找政府負責,就是穩贏的啊)。

多數的人類如果沒有真正看到自身面臨的問題,似乎也得被逼著接受大環境的意識決,過著不斷被追著跑與跟著別人跑的人生,造成整體人類沒有宏觀的視野,短視近利,只能跟著打好打滿保平安了。

如果一個人打了有形疫苗,但是口罩不好好戴,愛用手摸來摸去,摸完東西也不洗手就吃東西或摸其他東西,還是很可能會得病啊,這是衛生習慣問題,不是疫苗問題。平常如果很愛到人多密集的地方,那也是幫自己製造高風險的機會,試想,如果一個住在偏遠的郊區沒什麼機會跟很多閒雜人等接觸的人,他染病的機率就是不高(當然衛生習慣要好),會急迫需要打疫苗嗎?

現代的問題就是人口數太多,居住環境太擁擠,生活作息亂七八糟把身體搞壞,過度焦慮導致抵抗力免疫系統紊亂,對於自身靈魂的連結薄弱,總總因素累積起來,讓病毒有機可趁。

所以,要嘛,就躲好躲滿,防護措施做到位,找到自己的能量疫苗;不然就找個良辰吉日,把有形疫苗打好打滿。

 

拒絕人際勒索與道德綁架

某位很乖的女病人,一直遵從長輩教導,始終把別人的立場、別人的需求放在第一位,多年來壓縮自己,拼命付出,卻落得一身都是病。--《情緒排寒,第145頁》

現實與網路世界的同溫層異溫層會出現迥異的觀點,這就要靠各自的智慧與需求去判斷。有些人因為生活環境的關係,外在風險較高,也無力抵抗,不得已只好打疫苗,各有各的需求,也各有各的考量,不要情緒勒索多嘴他人,彼此尊重。因此,都不該藉此道德綁架有無打疫苗的人。

而我認為如果真的實行疫苗護照,這對全人類來說某種程度上已經做了歧視的不平等切割與勒索綁架。

武漢肺炎疫情全民被迫隔離,正好可以讓我們練習戒斷那些習慣性情緒勒索他人的人,關於排情緒、解人際等等的範疇,推薦可以看看李璧如醫師的書籍:

生命裡的各種挫敗,都是我們應許的「一齣戲」

一個人若無清醒智慧,必然生活失序雜亂,偏差錯落之事纏身,馬齒徒增,臨老卻依舊昏聵。這不怪任何人,是他自己的責任。孰令致之?没有任何人,絕不是某個捲走你資財的負心人、更不是那個騙子、也不是掏盡你一生心力、青春的伴侶、子女⋯,因為所有的一切,都是你「應許」的――只因你同意,因而有了「這齣戲」。是你的盲點、你私心的投射,拉出這場戲的序幕。莫怨嘆、莫卸責,你也是共犯之一,沒有你衷心參與,戲是唱不下去的。--《情緒排寒,第195-196頁》

 

武漢肺炎疫情的禮物

在這次的疫情底下,若你有真正領悟到大自然要教我們的什麼,那你大致就過關了。把自己閉關起來省思個一陣子,清掉不需要的人事物,你會更有能量面對這一切,也會對我說的這些看得更透。

這很有可能是這輩子跟自己與家人相處最久最貼近的時候了,好好珍惜這樣的光陰啊!十幾二十年後保證將最難忘這些日子。

 

後記

.

其實這篇文章前後寫了非常久的時間,除了因為手邊目前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忙,抽不出時間常待在電腦前之外,還有個原因是我想闡述的事情跟主流市場討論疫情的觀點有著蠻大的不同,在敏感時期發出這種文章,讓我猶豫再三。我認為這事比檯面上大家討論的事情還重要一千兩百萬倍,但又容易因為一個不小心讓不明脈絡的讀者落入離題的討論與批評,這都有可能會讓自己需要多花精力處理。

後來想想,每個動念想要紀錄想法的當下一定有他的道理,即便會有不同的意見,一定也會有人因此受惠,一想到後者,那就得義不容辭寫下來了。

..

那天讓老潘先看還沒整理好的草稿並跟他說:「這篇我壓好久思考很久都還沒發,你覺得內容寫這些好嗎?」
「你只有寫你的想法跟觀點,這種東西本來就這樣啊!而且反正訂閱的人那麼少,也沒幾個人看,應該還好。」
「也是,讀者少的好處。」

各位VIP們,好好享用文章吧!

 

歷史上的今天,我寫了...

You Might Also Like

No Comments

該你說說話囉!不用登入也可以留言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