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冠的皮

生活瑣事 工作語言與進修


其實也沒什麼啦!
切掉了一塊皮,
不方便個幾天而已…

話說這天,剛好只有我一個可以用的人待在辦公室,(聽懂的人知道就好…)

親愛的素芬姐打電話回來說:

「阿冠,我早上做那張現場徵才的海報,公司名字打錯了,

   因為時間比較趕,所以要麻煩你幫我重新印一張,先拿去站上貼。」

平常待我不薄的素芬姐如此的請託,

我當然義不容辭的幫忙啦!

打開資料夾,修改檔案,列印完畢,

由於本公司經費有限,

大張海報都是需由眾多A4的紙張剪貼完成,

所以我拿起了凶器–美工刀,

想說這種玩意我從實習年代就常做,

割一割黏一黏就好了,

因此就很帥氣的畫了第一刀,

咦?怎麼覺得手指頭震了一下…

原來,

我的皮也跟裁掉的紙張一塊躺在那邊…

其實說真的,

當時並沒有痛意,

只覺得血好像一直咕嚕咕嚕溢出來…

可是我現在跟誰求救呀?

辦公室只剩下那個鬼,但我不想理他…

這份海報好像又很緊急要趕快完成,

反正一塊皮而已,

應該不會死掉上頭條,

所以我就又很帥氣的假威猛,

翹著掉了皮的那根手指頭,

繼續把剩下的紙張剪剪貼貼,

終於完工了,

perfect!!

貼得還不錯看。

感謝後面這張海報,

讓我今天有機會寫這篇”阿冠的皮”的網誌,

放著不管他的血,

大概多流了快一倍出來。

而且我連擦都沒擦掉它,

所以他真的給我乾掉了。

還蔓延到指甲縫,

整個都黏住了,

但是現在也不能摳,

會動到傷口。

算了,還是先把海報拿過去吧!

再來就跟個管一哥求救,

可是急救箱在站長室,

一下子就很多人知道我的皮掉了,

拜託,我要低調,

看不出來我要低調嗎?

幹嘛幫我宣傳我的皮掉了?

首先,先將傷口清理乾淨,

可是其實還是有點痛。

再來是上碘酒,

很刺,

再怎麼樣刺,

我還是得找鏡頭在哪,

掌鏡的是就業多媽媽月玢姐,

因為她會害怕我的傷口,

所以她說她要負責拍照。

後面看熱鬧的是,台南站的世嘉大哥,

還在那邊說風涼話,

算了。

這是犯案凶器。

這是採樣證據。

倒數第42天,我的皮掉了。

多謝個管一哥幫我包紮,

可是對我這個過動兒來說,

實在太不方便了,

所以不到半個小時就被我拆開了。

素芬姐回來後,

很擔心我的”傷勢”,

因為我11/24要拍婚紗,

到時候手指頭壞掉怎麼辦?

她很怕被老潘怨嘆。

素芬姐不用緊張啦!

沒關係,問題不大!

我還有其他的九隻手指頭呀!

歷史上的今天,我寫了...

You Might Also Like

2 Comments

  • Reply
    Ken CHEN
    2015-06-11 at 07:16:32

    矮額~~跟我們被剪刀剪到有像~~痛痛der

    • Reply
      bigsishead
      2015-06-29 at 05:20:33

      剪刀跟小刀是一家人啊!都會痛痛der~~~

    該你說說話囉!不用登入也可以留言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