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冠說電影–《2010原住民族影展》莫拉克與我的家園

看書看影視看展覽 生活瑣事
一年過去了,您去年的激情還在嗎?

去年的此時,我沒有跟著去災地救災,因為我知道有更適合我的人能夠去發揮更大的力量,每個人貢獻自己不一樣的力量,還是能夠幫助災民。我曾經發過 災後重建是更漫長的路 一文,說過”持續“是最難的課題。

一年過去了,有多少人還記得莫拉克曾經帶走我們多少眼淚?有多少人想過要如何減少眼淚再度被帶走的機率

今天發這篇週年紀念文,要感謝大學呂教授的推薦,讓我有機會去看了一場莫拉克風災紀念影展,回到家後打開我家的免費MOD看到中視沈春華主持的”挑戰面對面唱旺新台灣“及大愛台的”苧麻與漂流木“戲劇特別節目,更讓我看完影展後滿滿的激情不斷延伸。

我參加8/15的影展,影片跟文宣上的內容有些調整:鄉關何處、一滴水●一滴淚–八八風災的省思、這裡●那裡。三部影片從風災後災民部落的重建地球暖化面臨的各種風災災民內心深處的痛來探討記錄。中視挑戰面對面的主題是在談原住民自治法,原住民如何在與自身文化不同的漢人世界裡自處;大愛台的戲劇特別節目則將象徵原住民堅韌及經緯交錯生命的苧麻與漂流因緣及重生的漂流木來做為全齣戲的主軸。底下我將統整影展、中視及大愛三處所討論的觀點來簡述一下我的感想。

。原住民要的是家,不是屋。

在「鄉關何處」片中,自救會的會長希望出來營造一個的希望,因為原住民要的不是一個住的地方而已。雖然現在原住民的房子已經都用鋼筋水泥來建造,但是原住民所蓋的房子還是著重在居住機能,強調人與人相處的關係感情的連結居住空間的長幼有序分配以及人與土地的尊敬關係。所以部分原住民抗拒住在山下的永久屋是因為有一定的情感成分拉扯。原民會主委孫大川也說到:有的人會說既然原住民之後都要回山上住了,為什麼還要浪費公帑蓋永久屋?其實這部分大家不用太刻意去在意原住民是否一定要永久住在永久屋裡,因為到真正能回山上應該還有一段時間,沒有這麼快,山上跟山下不見得要切割得如此清楚,原住民還是會有後代,老一輩回到山上,還是會有孫子及後代可以繼續居住在永久屋裡。

。現代人變成貨幣的奴隸。

「挑戰面對面唱旺新台灣」裡原民會主委孫大川說:請大家盡量不要用漢人的思維去思考原住民(我知道這有一定的難度),以前的原住民能自給自足,沒有貨幣依舊能過得很快活,不該以漢人的貨幣多寡來衡量原住民富裕與否。老一輩的原住民,不用工作賺錢,還是能夠耕種飼養牲禽,自食其力的生活下去,即便沒有錢,還是有活下去的能力及智慧。這並不是原住民在說高調話,而是我們真的得拋開漢人思維去套用在原住民的每個細節上:洪水沖毀家園之後,不是給他們房子居住給他們補助,就能夠挽回這些傷痛。彼此都要給彼此一點時間與空間學習成長。

。真正的文化不是守著軀殼。

主委孫大川還提到一個觀點:希望原住民文化不要只是守著一個軀殼,否則原住民的文化會變成蚊子博物館那樣的空洞。“返本”是為了要有彈性,為了更具有創造性,例如現在歐日國家把現代與傳統的精髓結合得很好,能夠讓不同世代的文化一起並進發展。所以原住民也應該放開心胸,去接受文化融合以及傳統跟現代的創意結合。

。原住民的手工藝品不只是手工藝品。

有的人會說:原住民的手工藝品很有特色,何不大量製造來販售?在苧麻與漂流木」戲裡也有提到住在臨時避難所的災民們很懷念之前在山上做手工藝的時光,一面工作一面聊天,原住民的手工藝品應該是婆婆媽媽一起編織刺繡聊天的快樂作品,而不是冷冰冰的一個產品而已。所以在苧麻與漂流木一戲當中男女主角藉由”以工代賑”指導原住民重新認識並認同自己的文化,因為,大家在一起比較不孤單。但如果原住民的手工藝品大量生產製造,原住民只會淪為工廠工人,這樣只是經濟面的改善,對於自身文化認同並沒有幫助,反倒會失焦,倒是該思索如何將有傳說代表性的圖騰藉由文化傳承,使其保有生命及其價值。

。現在如果能在山上該有多好。

屬於山屬於海屬於大自然的原住民同胞,若硬要把他們留在柏油路上,踏在沒有存在感的土地上,就像是大自然裡的動物硬要關在動物園裡,牠們必定了無生氣;已經住慣都市生活的人,硬要把他留在深山裡,短時間可以,如果長期無法適應,那也是不會快樂。居住在臨時避難所的老人們,一開始很反對要住進永久屋,覺得為什麼不讓他們回山上的家在平地不能種東西又沒事做,怎麼生活?如果能在山上該有多好!再加上極度害怕失業率升高的政府,就異想天開給原住民一些臨時工的機會,短期先應付一下,可是,半年一年後怎麼辦?原住民不是只生活半年一年就行了!

。把山上的文化帶下來吧!。

苧麻與漂流木」戲裡有個很濃的情緒:為什麼我們原住民一直在遷徙?為什麼連一個安身立命的地方都沒有?以前編織了很多包包,還不是都被土石流掩埋了…但是透過以工代賑編織班及木雕班的帶領及傳承,希望讓災民們瞭解到原住民天生擁有像苧麻一樣堅韌的生命力,像漂流木一樣漂流到平地來,這也是一種因緣,給了同胞們更多被雕琢與被創造的機會,就像手邊的漂流木一樣,經過用心雕琢之後,還能夠賦予他們新的生命力。與其一直埋怨為什麼原住民的命運都在遷徙,倒不如把文化帶下山放在心上吧!因為短時間真的回不去,這句話雖然很慘忍但是事實。我覺得不只是原住民同胞,都市人也該問問自己,我的部落在哪裡?這個答案不是要去找出祖先的居住地,而是夜深人靜時,問問自己知道該何去何從嗎?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嗎?我們永遠的部落會在哪裡?其實就在每個人的心裡。

。想念朋友及家人都在夢中。

在「這裡●那裡」片中,主要是在回憶已經天人永隔的親人及朋友。可是,這裡生,那裡死…已經是個不變的事實。彼此只能夢中相會,然後帶著死去的親人朋友的夢想擦乾淚繼續往前走

。沒有人定勝天這回事。

「一滴水●一滴淚–八八風災的省思」一片中,除了賺走我很多的眼淚以外,讓我需要記住的一個段落是:小林村位在河道匯流處,原本就是個不適合人類長期居住的地方,因為早在四百年前地層也發生過一次這種全面性覆蓋。從台南縣新化鎮被趕上山的小林村民還沒有在這個地方住這麼久,所以並不知道以前曾經這樣過,其實未來還會如此,這是土地演化的正常過程,尤其位在順向坡及頁岩層的小林村本身就是個危險的區域,只不過台糖為了種甘蔗而縮減河道,水沒地方流也來不及流,只好狗急跳牆四處亂竄;政府過度不當的引水築堤開發等等,更是加速破壞這塊土地,算是天災及人禍。實在該廢掉人定勝天這句成語,還給山河該有的尊嚴吧!

。希望這不是災難,是轉機。

有時候,我自己私下在想,這次的八八水災對原住民同胞來說,說不定不是真正的災難,透過大家的力量正視人類居住的問題,期許這個災難是個轉機的開始~~~

阿冠攝於三立地下一樓展覽廳門口(還背著我熱騰騰的新吉他直接去看影展)
先跟呂教授報名欲參加的場次可以跟服務人員領取原住民手札一本喔!
今天的影展來來往往的人數大約共10人,同時間在看電影的人大約只有5人,真的很可惜,很棒的紀錄片值得與大家分享,希望這個週末及下個週末有空的朋友,手牽手帶著您去年的激情一起看原住民影展,一起關懷台灣這塊土地吧!

影展到8/27,各地時間不一,莫拉克相關網址:莫拉克獨立新聞網
以上為影展影片及節目觀後心得,非專業評論,若有錯誤的地方歡迎指教~~~

歷史上的今天,我寫了...

你也許會喜歡

一則留言

  • 回覆
    潘少俠
    2012-12-11 於 12:14:51

    @(這是我在從事就業服務公部門那一年最深的感慨!)—→點進去顯示"分類編號錯誤"
    @影展網址連結:原住民族影展–莫拉克與我的家園—→點進去是徵信社……
    結論:
    1.我對手工藝品的部份蠻有共鳴的, 快樂的心情作出來的東西就是不一樣.
    2.有關"人定勝天", 我阿嬤的名言: "人卡熬, 麻沒堪記天一劃"
    3.影展來來往往才10人喔[email protected]@ 會不會是因為太沈重了…, 台南台灣文學館裡面的原住民文化展覽的人潮可是絡繹不絕啊~
    版主回覆:(12/20/2010 03:56:10 AM)
    @多謝您的仔細,公部門那部份文章之前整理分類重新編排過,剛剛把內文的連結都檢查一遍了,感恩!
    1.沒錯,不管是什麼作品,只要是快樂心情做出來就是不一樣~~~
    2.是呀!所以我才覺得人定勝天這句成語一直在誤導人類。
    3.太沈重也是有可能,影展時間在非假日下午也是個原因,宣導不周可能也是個原因~~~

  • 該你說說話囉!不用登入也可以留言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