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言前請先看:「你問問題,我答問題」的基本禮貌★★
請善用側欄放大鏡搜尋,多多爬文後再留言問問題,網站欄位廣告出租方式請來信洽詢。

老潘與阿冠自癒飲食路上的自我學習歷程

photo @ 2010 Trinidad de Cuba

最近生酮飲食、低糖飲食莫名其妙在台灣紅了起來,收到讀者來信問我想法與建議,趁著這篇一起來聊聊關於我們的飲食歷程這回事好了。這篇文章不聊生酮飲食是什麼、低糖飲食是什麼、根治飲食是什麼,書籍與網路上關於這些資料一大堆,想要看別人有什麼想法之前,最好的辦法是自己研究過再來看別人的分析才有意義,也才知道什麼資訊需要繼續聽,什麼訊息可以當娛樂新聞直接略過就好。本文主要是在記錄心路歷程的轉變而已,緣起緣滅沒有對錯,華麗轉身孰先孰後,端看機緣與造化。

 

遇見根治飲食法之前

在老潘跟阿冠還沒有涉獵相關飲食議題之前,我們雖然沒有特別遵照主流飲食講的少油少鹽少肉多菜等等的方法來進食,不過不能否認這些思維早已透過各種管道滲透進我們的生活裡。所以即便沒有特別進行什麼飲食,偶爾會想到「這樣吃好像比較健康」而來吃個什麼或少吃什麼。一路上就這樣活到了2014年,2014年是我人生的一個關鍵年,因為在這一年我開始準備寫書《當地人帶路台北美食地圖》(2016年發行),這種美食書除非是跟店家合作,否則全部照片都是吃出來的,而且一家店最少要吃兩次以上才能搜集到相關的照片,甚至很多店家吃了三五次之後,店家不願意讓我們寫在書裡介紹的狀況都有。進食壓力與寫書焦慮雙重加壓下,我們的身體雖然還沒有出現什麼醫學名詞的病,但我自己可以感覺到這樣的飲食生活讓身體不是很對勁。

 

在2015年書稿交出之後,我們想要清清腸胃,剛開始不知從何下手,網路上搜尋大概都是一些食譜與唯恐天下不亂的「什麼很好要多吃、什麼不好不要吃」的分享。我知道這應該不是我要的東西,可是當時我還沒找到更好的飲食生活方式,只好先根據醫學界、減肥界或健身界分享的飲食原則來做調整,而這些料理上都比較簡單清淡,重點都放在要多吃蔬菜、少吃動物性飽和脂肪酸、注意食物GI值、計算食物熱量,不能吃低於基礎代謝率還要多運動等等。

那個階段我們的飲食長這樣:自癒飲食前的吃喝(W1-W7)

 

後來開始大量閱讀相關書籍後,因緣際會讓我接觸到賴宇凡的書,透過書籍的脈絡以及飲食的原則,從準備食材到檢視身體狀況都更好上手。接著看到一位日本醫師也是推薦類似的原始療法,我發現他們都扣住一個主題,那就是注意血糖,跟我們之前注意熱量數字有很大的差別。後來才知道世界上很多人都是因為血糖出了問題,過瘦或過胖或糖尿病的人才會去看醫生進而調整飲食,不見得每個人都能幸運的遇到好醫生,有時狀況會越來越慘。

我們這幾代有個很大的迷思,就是一定要吃飯,小時候冠爸媽給我的觀念就是一定要吃飯才算是吃正餐(甚至我吃麵都不算==),我以前就不是個一定要吃飯的人,還特愛吃肉跟菜,所以常常被念都不吃正餐,但是現在要大大的顛覆這個想法,白飯等澱粉類的食物最後就是轉化成葡萄糖,一整天讓血糖忽低忽高,身體失衡的打地鼠毛病就會慢慢出現。而根治飲食讓我順理成章的「不吃飯」(當然可吃可不吃),所以我接軌根治飲食還算順利。

根治飲食接軌的心路歷程可以爬爬這些文章:根治飲食入門

 

根治飲食法基本功

不知道大家還記不記得從小學一項新的技藝時,一開始都需要經過哪些苦練?

有的人學鋼琴,剛起頭的日子一定要花很多時間在基礎音階上練習,雖然心中總會碎唸以後我又不會在台上表演彈音階,為什麼要一直練習這個,不能趕快彈一首完整的歌;有的人學畫畫,剛起頭的日子一定要花很多時間在基礎素描上練習,雖然以後我又不會發表這些基礎素描技法,為什麼要一直練習這些,不能趕快畫出一幅有故事的畫;有的人學唱歌,剛起頭的日子一定要花很多時間在基本發聲練習,雖然心中總會碎唸以後我又不會在舞台上表演發聲練習,為什麼要一直練習這個,不能趕快唱一首屬於自己的歌?

以上這些很無聊又不會成為日後主秀的練習都是最重要的基本功,成功的人一定要練好基本功,不練基本功的人一定不會成功。

 

根治飲食法的基本功是什麼?

好好認識哪些食物吃進身體裡容易化成糖,減糖(不是零糖)是最重要的第一步,而不是先加油加肉,如果糖分沒減下來,就加油加肉只是會更糟糕而已;開始學習分辨入口的食物,哪些該吃哪些不該吃哪些該怎麼吃是畢生的功課;每天減糖喝水均衡飲食,餐餐都有碳水化合物+蛋白質+油脂,第一口先吃肉,靜下心來聆聽身體的聲音,就這麼簡單。

在調整飲食的過程中,盡快搞清楚什麼是真正的均衡飲食,才不會自以為的吃了覺得應該有效的飲食法卻一直沒往好的方向走。我強力壓縮自己身上的海綿,用最短的時間想盡辦法不斷的把書、影片、部落格文章與留言認真爬過一輪,該做的功課要先做,別動不動就隨便發問秀下限,尤其是問那種一看就知道沒看書沒做功課的問題,這樣對寫書與整理文章的人很不尊重,等於無視於人家的心血啊!養成這種壞習慣也會把自己做學問的精神耗費掉,很難真正成長。我觀察很多能夠出來做見證或者能提出有建設性問題的讀者,他們都不太問那些做功課就可以做到的答案。

真正在練基本功的過程中,每個人的領悟力與執行力都差很多,有的人領悟力執行力都低,最容易搞出四不像的作品,學鋼琴學畫畫學唱歌的大概很難進到下個階段而自我放棄,這種人四處問四處學都還是半瓶水,學到皮毛而已;有的人領悟力高但執行力低,最容易怨天尤人,學鋼琴學畫畫學唱歌的總會覺得為什麼某某某已經能獨立發表作品,而自己卻懷才不遇,四處抱怨;還有一種人領悟力低但執行力高,最容易走冤枉路,學鋼琴學畫畫學唱歌的總會覺得我明明很認真練習了,時間過這麼久怎麼才進步一點點。前兩種人我不會覺得可憐,因為他們的個性特質造就這樣的結果不令人意外,剛剛好而已,倒是第三種人我會比較心疼,他們不見得不會成功,只是要花比較多時間而已,只要有恆心毅力,皇天不會負苦心人的。

把上面模式放在根治飲食上也可以通,領悟力執行力都低的人,會偶爾想起自己在吃根治飲食,偶爾少吃澱粉甜點水果,偶爾喝點骨頭湯,偶爾喝點油、偶爾解放大吃澱粉當享受,以為只要吃肥肉吃很多油就是吃根治飲食,這些人吃根治飲食沒啥效果還會回頭怪根治飲食沒效;領悟力高而執行力低的人,會認為根治飲食的原理很簡單,還會自作聰明腦補各種飲食法,講好聽是截長補短多吸收新知,講難聽是心思不定的游牧民族,覺得自己如此聰明補充這麼多飲食資訊,怎麼還是沒有很好的效果,因為這種人通常只在腦子裡學習拼湊別人的飲食法而已,而不是親自完整的執行;領悟力低而執行力高的人,會比較辛苦,需要多花時間反覆研讀與討教,這種人只要別在群體裡隨便被一些領悟力高執行力低的人拉走那些好不容易研究到的功課就會成功,所以這種人跟對人找對方法學習很重要。

 

我贊成初步練功時,要盡可能嚴格進行,因為這些嚴格執行的基本功才是日後檢視偏離軌道的依據,否則,基本功都沒練好,如何自我檢視表現的是好是壞?

像是還在用大腦控制一餐該吃多少量該何時進食;計算卡路里與每天攝取的碳水化合物蛋白質油脂含量;擔心沒吃到基礎代謝率;該吃什麼補充品補足飲食不均衡的狀況;不敢碰澱粉與天然糖卻狂吃泡打粉代糖加工品;每天喝防彈咖啡吃代糖點心當正餐;好油不拿來料理卻直接喝油;每天腦子裡不管食物輪替只在意omega36是否平衡;三不五十被世俗似是而非的報導拖著走毫無判斷力;沒有信心面對何謂恢復反應。以上這些對我來說都是基本功沒練好,因為這不就是進入根治飲食教我們的第一步嗎?

根治飲食不以大腦計算熱量,是以身體食慾來控制,如果用喝油、吃代糖點心、喝防彈咖啡當一餐、限制食物量來處理,很容易過量或不足量,因為這樣的進食沒有讓身體真實走完「刺激食慾」與「終結食慾」的過程。這也是剛入門者蠻常出現一種狀況,平常用大腦限制澱粉,怕得要死,一旦碰上了就狂嗑,這也是身體沒有真正平衡的表徵,平衡不只血糖平衡,菌種也要平衡,腺體也要平衡,情緒也要平衡,就是要均衡飲食啊!

 

各種類似的低糖飲食法夾擊

photo @ 2010 Habana de Cuba

在研讀根治飲食法的過程中,我當然會接觸到其他各種看似相同但其實骨子裡邏輯並不相同飲食法。原本我想要針對各種飲食法分析我的看法,但我覺得這很多餘(或者說為了搶版面而已),我只要寫我的飲食就好,何必花時間去解釋其他飲食法呢?那是吃其他飲食法的人的生命功課,不是我的啊!套句陳俊旭醫師講的:「聰明的人想改變別人,有智慧的人知道這是行不通的,有智慧的人只改變自己。

每次看到不管圈內圈外的批鬥,最後常常結尾在「沒有科學根據或研究報告是胡扯」,我就覺得很荒謬,把自己的身體交給數據,身體是否有比較聰明靈敏?我網站幾百萬字的不科學經驗,為什麼就看不見?人類要真的能與自己身體共處的時候,就是願意接受人體這麼不科學的那一刻開始,凡事都要數據要研究要報告,如此奇幻的人體構造,如果這麼容易被我們研究透徹,那就太小看造物主了。

對啊,活體醫書。很多古醫書作者根本沒從醫,像林佩琴。而當醫生的,像葉天士,忙得席不暇暖,應付病人都來不及,那有時間寫書?這是兩難,在臨床與紀錄書寫,必須取得平衡點。太老真的沒精神體力寫,所以我花大量時間整理書寫,其旨在此。過了這個村沒這個店,多數人在這個時間點,有限的精力選擇賺錢;不過我選擇記錄整理,錢賺不完也用不了那麼多。
我從不看批評,他們沒這個層次理解我在做什麼。難道這些病人鐵粉都是呆子嗎?這些醫案還我胡謅的?〈有人是這樣寫,說是我謅的〉

來源:李璧如醫師臉書

在我們的自癒飲食路上,最大宗的夾擊當然就是生酮飲食跟低糖飲食,皮毛看似相同,但是他們的精髓跟我吃的飲食差很多,舉凡所有的飲食法都很強調計算份量(只是大家計算的主角不同),也蠻排斥各種天然糖,尤其是我常用的砂糖跟Einkorn單粒小麥麵粉。我個人很不能認同嘴裡說自己吃根治飲食,卻不斷嫌棄天然糖與麵粉烘焙的不好,心裡只想著「不吃糖不吃麵粉才會健康不會變胖」,鼓舞大家吃代糖泡打粉的烘焙品。當然吃什麼都是個人自由,要說自己在吃根治飲食,然後每天三餐保健品跟代糖伺候也是可以自成一派。

還有類似什麼「輕斷食」、「多吃XXX遠離XXX」、「吃啥補啥」、「吃XX排毒減肥」、「每天一顆XXX,可以怎樣怎樣的」、「一個月瘦X公斤」這種書,我反而比較少看,我傾向看多元均衡飲食的書籍;不管要補充啥,就是要用天然原生的食材來補,而不是去吃化學藥品,因為天然萃取維生素對我來說還是加工品。維他命保健品又是另一個未知的課題(大概需要觀落陰才會懂吧),保健品只能說那顆藥丸有多少含量,而吃進去有多少能實際被身體吸收運用呢?可能是個連觀落陰都無解的問題。

自然界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從根治飲食轉向不碰天然糖份的低糖飲食、無麩質飲食、生酮飲食、omega36均衡飲食、注重吃保健品的分子醫學飲食、斷食等等的,不論現在在什麼階段,之後會不會再轉向都無妨。只要記得,每一種飲食法都有他的中心思想邏輯,各有千秋,相信什麼就去好好做,觀察身體的症狀是否往好的方向走,最沒效果的飲食法就是心猿意馬騎驢找馬(怎麼都是馬)。

雖然我個人不贊成也不使用但並不完全反對其他以大腦控制身體的飲食法,他們都會有一定的效果,對於想要快速短時間有效果的人來講,不失為一種短期見效的方法,不論是純素飲食、高糖低油飲食、低糖低油低鹽飲食、生酮飲食、極低糖飲食、各式斷食等等的,都可以見到一定數量的見證人。只是我個人認為在同樣都能夠有效果的情況下,為什麼要讓自己處於一種那麼緊張又那麼狹隘的飲食範圍裡呢?舉個例來說,假如我們大家今天約好要爬過這個山頭,只要背5公斤的裝備就可以達成,為什麼你堅持要扛10公斤的裝備呢?當然最後大家都抵達山頭了,只是有人輕鬆自在,沿途美景盡收眼底(什麼美食都能吃);有人氣喘吁吁,路上風景也沒空欣賞(什麼東西都不敢吃,只敢吃那幾樣號稱能生酮不升血糖的食物)。而這些裝備就是飲食生活裡的壓力,腦子裡只一味想要減肥,沒先去思考根源所在,只要能瘦就先做了再說,即便短期間用了某種飲食法達到理想體重,之後還是恢復回來,那這樣算是有效嗎?身體有真正滿足自然而然的健康瘦嗎?

呼應一下我在Einkorn單粒小麥那篇講到的:如果我這輩子只活這兩年,我會覺得我的人生毫無遺憾,可是我還有很多很多個兩年要過啊!真的得犧牲掉這些生活享受才能獲得健康嗎?這豈不是跟病人沒兩樣?我們認真調整飲食不想老了生病常跑醫院看醫生,可是卻在年輕時把自己當個病人限制東限制西,這也是另一種程度的可悲啊!與其這樣不如適量的吃天然點心,我寧願把生活過得像個健康的一般人,也不要當個健康的病人。

我曾經很閒的寫了一篇提到其他飲食法的文章:低糖飲食(斷糖飲食)與根治飲食的差別,假設要分析其他飲食法也是這種脈絡,但以後就不會做這傻事啦!最多在週記裡稍微紀錄一下,不會特別開專文紀錄。

 

拿掉任何飲食法的小框架

photo @ 2006 台灣綠島

當我們開始接觸一個新的領域時,最先碰到的團體小框架將深深影響學習方向。例如當時書稿交出開始想要從飲食做調整時,當那個團體屬於計算卡路里的路線時,就會陷入瘋狂的計算機生活;如果那個團體屬於要做tabata或重訓路線的,沒做tabata或重訓似乎就是不愛自己對自己太放縱似的;如果那是屬於提倡少油少鹽只能買瘦肉盡量買白肉的社團,家裡會發現怎麼吃永遠都是那些菜色;如果那個團體是屬於一定要吃澱粉不然會瘦不下來的團體,只要一餐沒有澱粉,就會有人跳出來說「要吃澱粉才不會復胖喔」;如果那是個討論天然糖討論麵粉討論澱粉就會有人跳出來說「這是NG食物」的社團,就會讓人開始活在天然糖與加工糖都要少吃或最好不要吃的偏執生活裡。

以上我說的都是我曾親身經歷過的小框架,為了計算卡路里,我下載了app,每天輸入吃多少公克的蔬菜、蛋白質與油脂;為了證明我是愛自己身體的,我在明明已經累到無力的狀況還要硬撐著眼皮做一套tabata或深蹲才敢去睡覺;為了吃瘦肉少吃紅肉,我一度看到雞胸肉跟鯛魚片就反胃;為了每餐出現澱粉,沒有飯也最少要有麵包或饅頭出現在餐盤裡;為了吃學長姐口中的均衡飲食,我自己也把很多天然食物視為NG食物好幾個月,搞得自己都覺得自己很神經質。

剛開始根治飲食我加入了一些社團,只能討論不NG食材與食品,一旦討論跟澱粉麵粉相關的做法或食物或團購,就會被制止,據說即便連現在也是如此。所以我剛開始吃根治飲食也以為「那些東西不能吃,吃了是有罪惡的」,看到澱粉看到糖看到麵粉像看到鬼,甚至連含糖量較高的瓜果類都少吃、水果也幾乎不碰,經過一段時間的沈澱,我知道這並不是真的根治飲食,反而比沒吃根治飲食的人更偏食,還好我沒迷失太久,儘早拿掉小框架步入正軌。我覺得這些東西都要吃,懂得怎麼買怎麼挑怎麼吃比硬逼自己不去碰更重要。

我們這一兩年做過幾次體檢與重金屬檢測,膽固醇高低、重金屬含量都只是個參考值,不是過了那個數值就比別人容易掛掉,也不是說一直低於一個標準值,就比別人健康。我看很多人每天很緊繃為了達到某些標準也越界管別人的標準:澱粉要少於20%或不碰澱粉、膽固醇應該降到多少、重金屬不能超過多少等等,這些都是讓自己從一個框架再跳進另一個框架而已。

其實我後來一直有在思考,假設我是在吃根治飲食一兩年後才加入相關討論社團的話,或許情況會有那麼一點點不同,我不會讓身體處於神經質的階段太久,而且可以立刻判斷社團屬性適不適合我。如果在剛開始學習階段就一直碰到大家在說糖不能吃、要吃多少才能生酮、要做多少運動量才夠、要吃到基礎代謝率、要怎樣怎樣才叫做XX飲食,其實有一半是被嚇大的,因為那不見得是最正確的。這些路我都走過,也一路跌跌撞撞來到現在,現況是整個人生階段最舒服的狀態,卻是不隸屬於任何飲食法的時候,是只有聽見自己身體聲音的時候。

不論現在走到哪個飲食法的某階段,總有一刻會進步到拿掉小框架的那天,基本功練好就是融入個人色彩與創造力展現的時刻了。

 

放過食物也放過自己吧!

飲食生活裡單純以進食後有沒有震盪血糖為依據來判定是否吃得均衡,也是有蠻多風險與誤差的(血糖機檢測血糖的迷思)。沒有震盪血糖跟胰島素有沒有分泌是兩回事,就像我們看到有些感動的影片,即便我們還沒有流淚,但其實情感已經被激發了,把流淚想成血糖震盪,把情感想成胰島素就很好理解了吧!所以利用代糖甜點欺騙自己的身體感覺,這樣比較好嗎?當心裡想著這不會震盪血糖不傷身的時候,心裡就會毫無戒心,甚至把生酮點心當正餐,擠壓到原本要吃蔬菜、蛋白質與好油的位置,畢竟點心就是點心,他就是個加工品啊,我說過很多次了,把點心拿來做健康的代言品,這個使命太重了。代糖點心跟凡人點心一樣,都是加工點心,吃代糖點心就健康不會胖,言過其實了。

若成天想著要多瘦要多胖、想給身體塞什麼補充什麼的心態與想讓身體增肌減脂等等,不都跟那些養殖戶想盡辦法要讓雞變大隻變重賣更多錢,讓豬的瘦肉更多賣更多錢一樣的道理啊!這不會讓人聯想到相撲嗎?對我來說那比較像是在生存,不是在生活。這樣吃東西太累了,很多人吃根治飲食還是在嚇自己,只是用不同方式自嚇而已,均衡飲食才是最終重點。如果飲食習慣沒改變,持續給身體不適合的東西,那吃什麼保健品都多此一舉;就像水管堵塞,沒改變生活習慣,持續把不該丟進水槽的東西丟進去,通樂每天倒也於是無補啊!

吃油吃進去是分解成脂肪酸才被身體吸收利用,不是吃油進去身體就多一匙油;吃蛋進去會分解成胺基酸才被身體吸收利用,不是吃一顆蛋進去身體就突出一顆雞蛋;吃維他命加工品進去,不是身體就直接獲得那些維他命。別小看身體的消化功能,明白身體機能的運作,懂得給身體需要的食物,消化系統自然順暢,不用吃有的沒的化學加工品來幫助什麼器官順暢,看市售產品的角度與判斷力也不同了。

我們人類能做到的研究僅在於什麼食物有何營養元素,但這些營養元素吃進去身體究竟能被吸收多少呢?視每個人的身體而定。現在我的飲食人生已經不是執著於吸收哪些營養元素,而是食材組合的變化能力;不是單純只在乎食物比例,而是食物們在餐桌上的精彩變化;不是不碰所謂的NG食物,而是懂得如何聰明吃NG食物。一直糾結在吃啥才會健康、不吃什麼糖就會生酮、吃代糖甜點不會胖這些事情上面有點本末倒置,知道哪些是非天然的食品盡量少吃,剩下的就是均衡輪流吃,能健康持久才重要。

當我們生活都以營養取向去覓食時,就容易單吃某種食物或加工品;可是當料理原理懂更多時,我們就會越自由。食物的氣味是營養的外在表現,把天然食物組合在一起,互相抗衡且合作,激盪出的風味更美好,身體也該懂得。

 

肥胖,不是因為食物!出處:陳俊旭

這一段落是臨時加進來的,在整理這篇文章的過程中剛好看到這段陳俊旭的影片,裡面有蠻多值得一聽也有跟我們自我學習歷程相呼應的部分,與大家分享。

肥胖不是因為食物,是因為心靈軟弱控制不了慾望,失控做了不該做的事情,導致人類問題的根源。這種人格特質喜歡逃避現實,不喜歡面對現實,有放任跟為所欲為的個性存在,不能控制自己的慾望。所以,吸毒問題不在毒品,抽菸問題不在於香菸,酗酒不是因為酒精,外遇問題不在小三小王,而是在於人的心裡空虛或心裡面有破口,內在有些問題沒有辦法解決,外面一有吸引力就被吸過去,是內心自己的問題,不要責備外面,所有的問題都源自於內心。

出處:陳俊旭

我還蠻認同這個觀點,有的人真的是心理影響到身體,這樣的人要硬逼自己來吃XXX飲食法,真的很可憐,身體還沒調整好,可能心理上的問題還變得更嚴重。坦然面對自己的內心軟弱問題吧!不要盲從外在的誘惑,更不要因為別人的實話實說而玻璃心碎滿地,那都於事無補。

 

人總在「想要」與「需要」之間掙扎,是一輩子的課題。想要A其實需要的是B,順著自己的情緒跟慾望去做想要做的,而沒做需要做的事,就產生一堆問題。

出處:陳俊旭

需要跟想要之間的掙扎沒有任何人可以幫忙解決,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需要的東西就是要付出心力去取得,不可能只抄捷徑就可以跟努力不懈的人有同樣的成果。我不知道有多少人懂得我在「你問問題,我答問題」的基本禮貌這篇文章裡的耳提面命:「所有的問題都該回歸到自己身上,靜下心把自己的問題找出來面對它,不是浮躁的一直問一直問一直問。」我們想要別人的答案,但那不見得是自己真正需要的答案,說白了,我們只是在享受別人給我們答案的過程,彷彿自己也學會了而已吧!

 

專屬於我們的均衡自癒飲食

最近阿冠漸漸在轉身,體悟到這點現實面:有些人生時刻,身邊朋友或讀者的離去與不諒解,不是我自己變質,是時機還沒到,對方跟不上腳步而暫時分離,也不是因為我嘴賤說錯話,只是有些人還無法聽懂我說的話。一旦到了要往下一階段邁進的時候,就會開始微調無傷大雅無傷框架原理的細節,以使表現更豐富圓滿。而有的人在這種轉折點會很美的轉身,擁有遊刃有餘的演出;有的人則死守一些偏執的規矩,成為守舊的偏激者。這兩種族群的等級會越差越大,甚至會互相對立。

根治飲食後,有人越吃越偏激,有的人越吃心胸越開闊,解放了食物與自我,都跟上述多項因素相關;偏激者大部分是一開始基本功就沒練好,沒了基本功當準則,時間越久越抓不到重點,只好一直抓些小辮子來嚇初學者跟自己;或者為了商業利益關係綁樁,因此需要排除含糖食物的推廣;血糖震盪也只是身體出問題的一個小環節而已,這只是基本門檻不能無限上綱到解決身體的所有機能。別忘了,根治飲食的中心思想是平衡平衡平衡啊!我不會偏激到看到澱粉看到糖看到麵粉就像看到鬼,外面什麼都不敢吃,反而在家用添加物做點心;我不想要把自己搞得碰一點澱粉就不舒服的體質,這種碰不得澱粉的體質也不見得會比較好,又不是要出國比賽,太極端了,還是中庸之道最美。

現階段均衡自癒飲食給我的啟發是,當食材挑選飲食比例已經內化為生活的一部分時,自癒能力的展現才是均衡飲食的魔力。當我看到很多人面對身體出現的問題,馬上就聯想出毛病要趕快吃補充品,我會覺得很可惜,給點機會讓身體找回自癒能力吧!我們也深刻理解到,真正的自癒能力並不是靠口中吃進去食物得來的,而是該想辦法還給身體自我痊癒的能力,這時候,在那邊討論吃什麼東西會有什麼營養吃什麼東西會怎樣怎樣的,對我來說都很空泛,進食真的就是享受,我們在享受之餘不要傷身就阿彌陀佛了,還奢望靠吃什麼東西來保健康?

大部分的飲食法最常用到的字是「避免」或「多吃」,搞到最後好像吃啥都不對。我們的均衡自癒飲食是把焦點放在東西該如何搭配,吃起來對身體最舒服,讓身體能在均衡的情況下自我修復,這也是我們將繼續努力的方向。均衡自癒飲食不是要讓我們看到食物不敢吃,而是要讓我們因為瞭解食物更放心吃!於是,這些非加工廠化學製造出來的東西,在我有生之年都要自己玩過一輪,我開始把那些小時候喜歡吃的傳統(台式下午茶)不傳統、有糖(天然糖)無糖、有澱粉(農夫種出來的)無澱粉、有麵粉(Einkorn單粒小麥麵粉)無麵粉的所有NG不NG食物都再找回來融合於自己的生活之中華麗重現,與受限只能吃這不能吃那的人生相比,這樣才不枉此生啊!

我們現在調整成有時沒澱粉,有時最高澱粉1/3,這都是照我們的身體觀察出來的,正在看文的你也應該對自己的身體有更多的認識,而不是謹守某些框架。不然說不定有人只能吃10%或者5%的澱粉,而他卻吃到20%,那對於他的身體來講也是一種過量。雖然我們現在些微調整澱粉的比例,但是一餐只吃一碗燕麥粥、只吃一條地瓜配豆漿、只吃一碗滷肉飯、只吃一碗麵、只吃一張蔥油餅、只吃一份鍋貼這種澱粉量大於蛋白質的事還是不會在我家發生。其實有真的做過根治飲食的人,對糖的敏感度應該會很高,根本不用特別交代,就會知道能不能單吃該如何搭配著吃。

在我的生活裡,沒有什麼NG飲食,只有設定自己吃NG食物的大腦,大腦在吃的當下就一直恐嚇自己的身體:「你現在在吃NG食物喔!」身體不嚇死才怪。沒有什麼專屬於什麼飲食法的食譜,生酮的食物我們可以吃、低糖的食物我們可以吃、無麩質的食物我們可以吃、高糖的食物我們可以吃、交際應酬的垃圾我們也可以吃,就看我們怎麼吃而已。套上XX飲食的食譜,對我來說都只是個假議題的噱頭而已。我們的生活裡不可能永遠抱著XX飲食的食譜,而是如何在紅塵的食物之中拿捏得宜。

走至今日,我們覺得目前沒有任何一種飲食法能完全套用在我們身上,我們吃的不是超低糖飲食、生酮飲食或食物都不能加糖的狹義根治飲食,當然更不是高糖飲食也不是低脂飲食,我們正走在屬於我們自己的自癒均衡飲食路上-減糖、喝水、均衡飲食-觀察、等待、相信與陪伴,把修復能力的自主權還給身體。我們無法為任何的飲食法做代言與見證,只分享我們自己量身定做的飲食法。以規則來講,我們不是吃根治飲食、生酮飲食、超低糖飲食等等的,但我們卻能享受生活享受各式美食並獲得這些飲食法的所有好處。

當你不再怕碳水,不再怕脂肪,不再怕蛋白質,不再怕insulin,你已經畢業了,沒有任何飲食法成為你的障礙,這就是所謂生態學的動態平衡。

王峰醫師

謝謝身邊的你/妳,我們因為認識根治飲食而相識,但也因為更深刻的理解根治飲食而分開,這些分離是自然界的運行模式,道不同不相為謀,只需要彼此祝福就好。

(註:往下個階段邁進的時間點每個人都不同,完全沒有時間表,請不用多做預設,這跟自然斷食一樣,是自然而然由身體決定而不是用盡心力計算出來的。)

 

感謝根治飲食法的回饋

關於根治飲食除了分享過我們從低脂飲食轉低糖飲食入門的兩個月餐盤調整外,還寫了:

  1. 根治飲食法怎麼開始-分辨食材的營養元素:碳水化合物、蛋白質、油脂
  2. 根治飲食法怎麼進行-一份蛋白質、一份菜,20%以內的澱粉
  3. 根治飲食法怎麼確認-以血糖機檢測是否震盪血糖的迷思
  4. 根治飲食法怎麼支援-Gaps Diet補充品與賴宇凡推薦的支援保健品整理

原訂根治飲食法的基本分享篇還有「恢復反應」、「食材輪替」與「內化生活」的主題,恢復反應是我覺得最多人最難熬過根治飲食的關卡,甚至看到恢復反應就是覺得自己做錯了,沒有給身體修復的機會,而我們家在經歷恢復反應的過程,非常精彩與奇妙,我們也領略到很多的事情,還透過更多回歸自然的方法找回身體的自癒能力,與根治飲食處理恢復反應的方式不算完全相同;食材輪替的主題我將留到食材採買系列文,一種食材一篇主題直接分享我的採買邏輯;內化生活講的是不管飲食如何調整、情緒如何調整,最終要回歸的是身體與自己的關係,如果把這些權利交給別人,那永遠做不了自己的主人。所以恢復反應、食材輪替與內化生活的主題,未來分享時,他就不是完全綁在根治飲食的規範裡,而是我們自己的領悟與體會。

這應該將會是我最後一篇寫關於根治飲食的文章,因為其實我的角色並沒有任何立場來說明與指揮大家該怎麼做,我只是照著讀本解讀(就像老師在講台上對學生講解著課文內容),或許我解讀正確也或許我解讀錯誤。我覺得每個人最終都要找出自己的答案才是,這是我踏進根治飲食最要感謝賴宇凡教會我們的東西:真正做自己身體的主人,沒有任何一本食譜或飲食的教科書能完整說明任何一個人的身體。

這陣子我寫的一些統整與反思的文章,我保證連當時我剛開始接觸根治飲食還懞懞懂懂的時候也沒辦法全看懂,所以現在您不認同或不屑這些文章的任何一個點,歡迎繼續爬文吸收融會貫通幾年後再回來看,大概就會明白我的意思了!站在一樓門口跟站在頂樓看的景觀角度一定不一樣,而我也曾經是那個站在一樓門口的人。

其實不論現在吃低糖低脂低什麼的飲食,只要懂得判斷身體是不是越來越健康就知道自己是否需要調整飲食。如果有智慧判斷飲食是否正確的人,即便現在吃高糖飲食,之後有需要的話,也會有緣份碰到更適合的飲食方式;如果沒有判斷力與意志力的人,即便現在吃根治飲食,未來有一天也會因為恢復反應受到別人質疑而回頭吃原本的飲食。所以一開始贏在起跑點沒啥好驕傲的,能夠堅持下去的人才是真正的贏家。

在被很多魔人指正與路人指指點點之前,我的飲食生活週記從第95週之後新發布的文章將不會再出現根治飲食字樣,舊文章則維持不變。雖然現在我們不用任何飲食法的框架來綁住自己,但當時真的是在吃根治飲食,沒有緣分接觸到根治飲食法且認真執行的我們也無法有現在的生活領略,曾經走過的路都是重要人生軌跡與回憶,不需要毀滅否認,有了那些過去,現在才能微笑回憶。網站裡的相關文章都不會刪除,我們對身體努力過的足跡一樣會保留,將繼續分享給根治飲食剛入門的朋友們有個參考的依據,那也是我進化到現在的心路歷程。每個階段的體悟與感受都不同,回頭看有成長是最重要的,就等有緣人慢慢跟上了。

 

選擇是我的 不是你給的 明天自己負責

photo @ 2006 台灣綠島

我們都沒錯 只是不適合 親愛的 我當時不懂得
選擇是我的 不是你給的 明天自己負責
我要的 我現在才懂得 選擇是我的 不是你給的
幸福要自己負責 錯過的 請你把握

蔡依林《檸檬草的味道》

以前曾經有個長輩跟我說過:「身為老師最難能可貴的不是學生一直跟在身旁督促求知,而是能夠教會學生自我學習成長,最後跟老師之間像朋友一樣分享生活,那才是真正的老師。如果學生得一直依賴著老師不斷給予知識,那這個老師也不算真的會教,那只是希望綁住學生來漲大自己有名氣的聲勢而已。」這是我對自己的期許,雖然我不是也沒資格當各位的老師,但我希望我的讀者們都有自我學習的能力,想念阿冠記得來我的網站串串門子關心彼此生活或跟我分享你的生活,這樣就夠了。

我不是需要對出版社交代銷售量的作家,也沒有要小心說話保住粉絲數的包袱,更是永遠跟錢過不去把合作案往外推的作者,一切就是我寫我口。我沒義務也無能為力與滿腦子只想到減肥或者嘴裡說為了健康但用來檢視飲食有沒有效的方式就是用有沒有變瘦來作判斷依據的人溝通,因為這對我來說還是在用大腦控制身體的階段,要到達能聆聽身體的聲音與需求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而且也沒有任何人能幫助這樣的人走捷徑,得當事人自己領悟才行。

其實我們的人生裡面不太有「減肥」這兩個字,不是在炫耀,而是剛好沒有這需求,會開始進入自煮的自癒飲食世界,也是因為寫書後發現身體不舒服,甚至影響到情緒。我本身就是敏銳度較高的人,一般人若像我這樣的狀況不見得會採取什麼改變現狀的行為,最多是繼續吃繼續唉說想要減肥而已。我在這個關卡發現了很重要的問題,所以我們除了開始減少糖量的攝取,並且做功課認識不是只有砂糖果糖才叫做糖,學會辨識加工品裡的化學添加物等功課。

現在進食與做料理的時間,對我來說比較像是生活調劑,而不是為了吃進營養必需品。未來在飲食的這條路上,與生活息息相關的週記還是會持續記錄,並會繼續追蹤食材來源、了解飼養栽種方式、鑽研料理技巧手法、發掘食物土地間的故事來當我的料理人生主軸,而容易被忽略的降低食材碳排放量課題,也是非常棘手不容忽視的,我認為能做到低碳(低碳排放量)比低碳(低碳水化合物)更重要。

現在阿冠經營這個網站已經沒有想要改變任何人,如果你認同其中的想法與概念,歡迎你一起同行同樂,也不需要拿我的東西去批判任何人;如果你不認同我的理念,也不用拿別人的研究來質疑我,因為這就是我們聆聽自己身體聲音的收穫,沒有任何人比我們更懂自己的身體,我們的吃法只適合我們自己,所以我也停止餐盤健檢的任務,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我覺得要等自己開竅才是最好的做法。

最後,我要說的是目前我家的減糖喝水均衡自癒飲食,是以不震盪血糖為根基(只是這不震盪血糖並不是完全以澱粉少於20%跟震盪超過40mg/dl來衡量,請參考這篇量血糖的迷思文章),再針對這兩三年實際執行調整飲食後,身體修復的情形而做微調,這是經過自身與身體對話後量身訂做而來,他不是個飲食法,是個生活方式與邏輯。請記得我們是人類,再怎麼厲害的技術,無法融入生活、無法持久永續,那都是空談。好好當個人享受人生吧!別再用大腦虐待身體了。

 

歷史上的今天,我寫了...

一般留言

★留言前請先看:「你問問題,我答問題」的基本禮貌
★請勿留言做廣告宣傳或埋seo,版主有權刪除,廣告者請來信合作!
★想要有留言圖像,可到Gravatar官網申請專屬於你的全球通用大頭照喔!

  1. 緣起~緣滅~一切毋需太執著~
    轉身。放下。柳暗終將又一村!
    (我好像在抄籤詩喔,但寫得好爛,哈~)

    1. 我要在這謝謝妳帶我走出去買菜,讓我的菜色及視野更豐富了!真心感謝(抱~)

    2. 籤詩就是不能說的太明才有朦朧美啊!哈哈!

      就是因為經歷過緣起緣滅的洗禮,也轉身放下才寫得出這篇文章,不然就還困在執著界裡,哈哈!

      謝謝你陪我出門買菜,呵呵!

  2. 好喜歡妳這句話:選擇是我的 不是你給的 明天自己負責
    因為另一半沒有根治,所以也都只是抓大方向去做,所以也就沒有那麼大的壓力在。
    九歲的兒子是選擇跟我一樣往根治的方向吃,所以原本的慢性鼻炎就好了,但,總是會受不了誘惑(因為爸爸的零食太多了又很明顯),所以會偷吃,我就跟他說,要吃就光明正大的放緃的吃沒關係,不是因為偷吃就會健康(這小子認為沒人知道就不會不健康,所以不敢光明正大的吃,現在還在改不過來),因為你身體會告訴大家,你吃了什麼對身體不好的(吃了過敏症狀就會出現),所以你的身體你自己要負責,不是媽媽負責的。

    1. 「這小子認為沒人知道就不會不健康」-這好有趣,其實我們小時候應該也是這樣想,哈哈!

      人生的表現真的都是個人的選擇,只是當爸媽的多了個告知的責任而已,我們把多元的飲食方式教導給小孩並以身作則的示範,最終決定權還是在小孩身上,我們不可能把小孩綁在身邊一輩子的,而且受折磨的是不聽話的自己,不是別人啊!

      試想,我們自己小時候絕對都吃得很不均衡,可是緣份到了,就會開始做調整,那個時候就自然而然不用多餘的外力去改變自己了。

      還是要說一聲,辛苦你了!

該你說說話囉!不用登入也可以留言喔!